点击此处下载本站app端
点击收藏老湿机最新发布地址!看视频,来湿机!老湿机不迷路!

天才犯罪档案

第一章 偷

张建刚赤着上身,斜倚在卧室的床头,手中随意的翻看着当天的报纸。

这段时间的犯罪率不高,几起零星的失踪、绑架案也与他掌管的凶杀组无关,看着其他组的警员忙碌的样子,他不由庆幸自己选了个好差事。这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在全国也是数得上的,几乎很少发生重大的凶杀案件,几起小案子也是手到擒来,自己的能力越来越被上面认可,估计升职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不过,前几天某富翁的小女儿离奇失踪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出于警察特有的嗅觉,他感到这件事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简单,可是那家伙整天到局里嚣张的大吵大闹,看着就讨厌。算了,反正现在是失踪组的事情,前一段时间为破一个小案子,已经冷落了妻子,正好可以利用这点空闲陪陪老婆。

浴室那头不时传来的水声,时刻撩拨着他的神经。美貌的妻子那赤裸的丰腴身段在脑海中浮现,虽然已经结婚数年,但由于一直没要孩子,妻子依然保持着少女时期良好的体型,上千次的交合之后,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迷恋着那近乎完美的肉体。

水声终于停止了,建刚放下报纸,双目一眨不眨的紧盯着卧室的房门,等待着美人出浴后的那一抹惊艳。

【啪】的一声,整间屋子陷入一片黑暗。

【该死!】他低声的咒骂着,【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检修线路呢!】他们住的是高级别墅,如果没有意外情况,是不可能停电的。

此时,房门无声的打开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静静的移到床前,就着窗口照射进来的皎洁月光,建刚看到了一位女神。

楚文嫣看到丈夫震撼的神情,一丝微笑从嘴角流溢出来。自己这番心血得到了最满意的回报。

她今天特意穿上一套精心购置的黑色蕾丝内衣,科学的曲线设计,将原本娇俏的乳房衬托得更加高耸,顶端部位刻意制造出无数细小的凹凸硬点,不时刺激着两颗圆圆的乳头,使它们努力的挺拔着弱小身躯,右边的一颗甚至突破蕾丝的拘束,从黑色的缝隙中露出一线粉红。

下身的穿着的布料少的可怜,紧贴在坟起的阴阜上的蕾丝被撑开到最大的限度,十几条黑亮的阴毛不甘寂寞的钻了出来,上面还留有一些水分,在月光的映照下,闪烁着宝石一般的光辉。

建刚从开始的失神中清醒过来,左手握住文嫣右侧的乳房,一轻一重的揉搓起来,另一只手则来回抚摩着对方那细腻的大腿,逐渐往上,再往上,终于,他将整只手掌贴上文嫣的阴部,几根手指更是隔着内裤按在那条令人神驰的裂缝当中。

【啊……】文嫣一边发出心醉的呻吟,一边扭动下肢,让丈夫的手掌和自己做全方位的接触。

建刚低头吻上妻子的小腹,光滑的皮肤瞬时因为强烈的刺激泛起一片涟漪,当火热的大舌头贴着皮肤来回滑动的时候,一粒粒小疙瘩涌了起来,稣痒的感觉如闪电一般刺入饱含情欲的内心深处,令文嫣的呻吟更趋高亢。

建刚继续自己的挑拨,将舌尖顶入妻子的肚脐,并加速的转动起来,同时,左手从乳罩下方探了进去,用三根手指配合手心,用力一捏,使文嫣的乳房变得细长,拇指和食指则摩挲早已勃起的蓓蕾,几个来回之后,就加力捏弄着,似乎想从中挤出水来。

建刚下边的大手也不闲着,灵活的中指贴着肉缝快速颠动,在察觉密穴中逐渐潮热起来,就屈起中指,刺了进去,蕾丝的内裤随着指尖一起陷入潮湿的小穴当中,到达其最大的伸缩程度。建刚轻轻的插动几下,又在小穴中转动手指,将缠绕其上的蕾丝内裤拧成麻花。

受到三方面的刺激,文嫣刚刚因为淋浴而略显清凉的身子变得火热,同时双腿发软,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躯,一伏身,将建刚压在床上,红润的樱唇寻上丈夫的大嘴,灵巧的丁香溜进对方的口腔。建刚用力的将妻子的灵舌吸了过来,用自己的舌头不停的撞击文嫣舌根处的香唌源泉,一股股的清滑液体在两人的唇齿间流淌,香甜的感觉充斥全身。

文嫣的两个乳房此时被丈夫牢牢把握着,乳罩不知何时已被推了上去,两颗坚挺的乳头抵在建刚宽广的胸膛上,感受到对方身体的热量,两人不断的扭动着,用肉体的摩擦释放心底的情欲。

文嫣悄悄的将纤手伸至丈夫的内裤,将蠢蠢欲动的肉棒一把握住,细致的肌肤刚接触到那条大棍,建刚立时舒服的【噢】了一声,舌头在片刻的停顿之后,又以更猛烈的姿态缠绕著文嫣的丁香。

文嫣一边回应着丈夫的攻击,一边紧紧的握住硬梆梆的阴茎,上下套弄起来,胸前的乳房由于剧烈的运动摇晃着,一次又一次的擦过建刚的身躯,偶尔,两人的乳头碰撞在一起,彼此交错在一起的鼻中同时发出舒畅的呻吟。

性交的前奏接近尾声,两人不断升高的体温证明双方已完全进入状态,建刚的肉棒壮大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另一方面,文嫣的阴道中春潮泛滥,几滴爱液从逐渐张开的阴唇中流了出来,弄湿了内裤,也侵染到丈夫的身上。

突然,窗头的台灯亮了起来,闪现在建刚面前的,是一双略含水分的大眼睛,在漆黑的眸子里,是满腔的欲火与渴望。柔顺的披肩长发此时有些散乱,涨红的靥面上,由于突然的亮光而露出娇羞,文嫣刚想伸手关灯,却被丈夫猛的坐起,一把扯住,没等她醒过神来,左边的乳头已被建刚含在了嘴里。

【啊……不……轻点儿……啊!】

文嫣刚想推开丈夫作恶的大嘴,却被建刚大力一吸,只觉得子宫膨胀,浑身无力,只得抱住丈夫的头,手指凌乱的插入他的发间,求饶道。

建刚在两个乳头上轮流吸吮着,见妻子没有抗拒,顺势下移,舌尖经过平坦光滑的小腹,到达那片神秘的所在。

【不!】文嫣忽然用力的推开丈夫,略带责怪的看着他。

【文嫣,不用紧张,夫妻之间做这种事很正常的。】建刚开解她道。

【我知道,别人也和我说过。不过,我做不来的!】由于文嫣出身书香门第,虽然对性交也很感兴趣,但对口交却有着强烈的抵触情绪。

【那好吧!】建刚无奈的躺回床上,长长的叹了口气,【不过,今天不能关灯,我要看看你高潮后的样子!】

出于一种愧疚的心理,文嫣不再就灯光的问题纠缠,略带埋怨的白了丈夫一眼,又一次的握住建刚的男根,另一只手拨开自己的阴唇,摆好位置,缓缓的坐了下去。

大小阴唇被硕大的龟头挤到两边,贪婪的包含着肉棒,一寸一寸的吞了下去,从建刚的角度看过去,就像是一条鲇鱼的嘴唇在吞食自己的阴茎。阴道中无数的小吸盘将肉棒引向小穴的深处,越到后来,越能感到阴户中的热度,温热的淫水滋润着棒身,使它能更为顺利的探进阴道的尽头。

另一方面,文嫣却是别有一番享受。平常已经习惯的肉棒现在却以一种近乎陌生的尺寸戳进自己的身体,如同一根火热的通条,烙烫着自己阴道内部的嫩肉,在肉棒的不断进袭中,自己感到无比的畅快甜美。偶尔被肉棒强行捅开的通道中产生的痛楚,也立刻被不停冲击神经的快感淹没,只能算得上是愉悦中的一个小小的波折,就因为这些痛楚,才更加能体会到肉体交合过程中的快乐。

在文嫣斯斯文文的套弄下,肉棒的四分之三的长度已经被阴道吞没,建刚突然扶着妻子的腰身,用力的向下一拉。

【噗嗤】一声,整条巨大的肉棒全部捅了进去,顶在阴道尽头那一团软肉上。

【啊~~~】文嫣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轰得浑身打颤,阴道中也是一阵痉挛,本就储备充足的淫水更是从各个角落狂涌而出,她长长的吟唱了一声,无力的倒在丈夫的胸前。

建刚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双手抱住文嫣的屁股,固定好方位,收缩自己强健的腹部肌肉,从下往上慢速的抽插,一下下顶戳着她的阴户。没几下,文嫣就从那阵快感中恢复过来,她双手大拇指按在丈夫的乳头上,剩下的四指则扣住建刚的胸肌,配合著在自己阴户中肆虐的肉棒,颠簸着臀部。

刚开始,文嫣只让丈夫的阴茎在小穴的开口处小范围的活动,建刚努力的向上挺动着,却依然有一大半的茎身露在外面,看着丈夫逐渐焦急的神情,文嫣一咬牙,用力的撞了下去。

【噢~~】

【啊~~】

在阴茎和阴道强烈摩擦下产生的快感,使两人同时大哼出声。

文嫣略微校正了阴户的角度,开始以最快的速度套弄起来,肉棒一次次的进出狭窄的小穴,进则全数到底,出则只余龟头,在快感的迫使下,阴道的四壁一起往中间挤压,使通道更加紧密,但在如泉水般泻出的爱液的滋润下,大肉棒毫不费力的在花径上驰骋,戳得文嫣奇爽无比。

【老公,我……我快不行了……快不行了……啊~啊~~啊~~~】

文嫣在第一次高潮降临前的片刻,用尽全身的力气套弄几下,一声长鸣之后,倒在丈夫的身上。

建刚马上一翻身,将全身瘫软的文嫣压在身下,抽出肉棒,跳下床来。

就着窗头的灯光一看,妻子那紧合的阴唇充血张开,隐约可见内部粉红色的肉壁,淫水从里面不停的流出,把阴唇的周围圈上一层白色的泡沫,在刚才激烈的交合时被阴茎带出的淫水已经干涸,形成一个个细小的白点。

【老婆,我要让你再泄一次!】

【不要……不要了……让我休息一下吧……啊……你……你……啊……】

不顾对方的求饶,建刚将文嫣拖至床边,拇指在那颗勃起的阴蒂上捏了两下,抄起妻子的大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望了一眼完全暴露在攻击下的迷人的洞穴,一挺腰,将粗长的阴茎插了进去。

这次是男方主动,建刚当然不会客气,肉棒在泥泞的阴道中快速抽插,每次都戳到妻子的花心,【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不绝于耳,文嫣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如同在风浪中的一叶扁舟,尽情享受着暴风雨的蹂躏。

正所谓【阴茎所至,子宫口开】,在一连数百次的强力抽插下,建刚的肉棒终于在阴道尽头的软肉上戳开一道口子,巨大的龟头强行挤进子宫内部,文嫣本就接近最高的顶峰,这一下被突入禁地,那瞬间的刺激立刻将她整个的灵魂冲击的支离破碎,只觉的自己身上软绵绵的,仿佛躺在云端,任由轻风将自己带上幸福的天堂。

文嫣精神上虽然已经迷失,但她的肉体依然做出最诚实的反应。比第一次高潮几乎多一倍的阴精狂泻而出,浇洒在侵入子宫的龟头上。建刚被她烫的精关失守,蓄积已久的精液从马眼中喷射出来,浇灌那片肥沃的土地。

【喂,老婆,你还好吧?】建刚拍了拍气若游丝的妻子,关心的问道。

文嫣此时还在回味着高潮的余韵,听到丈夫的问候,慵懒的笑笑,回了一个妩媚的眼神,【你呀,幸亏今天是安全期,不然又要吃那些药丸了。】

【我也是因为知道才射在里面的呢,来,乖宝宝,给老公抱抱!】

文嫣搂着丈夫的脖子,献上自己的红唇,一个温馨的亲吻之后,两人带着满足的微笑进入了梦乡。

他们谁也想不到,这场房事居然被另一个人从头到尾窥视着。

看着显示屏上那副海棠春睡的特写,李剑平吸了一口气,压下胸中不停翻涌的欲火,点燃一根香烟,陷入沉思。自从那天无意中在商场里见到了楚文嫣,这个优雅的女性马上就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虽然身边从来就不乏美丽的女子,却从来没有一个象文嫣那样打动他的心扉,原因很简单,野花怎么会有玉兰一般的高贵气质?!

从见到文嫣的那一刻开始,剑平就下决心把她弄上手,而且要对方在神智清醒的状态下心甘情愿的奉献自己的肉体。

经过调查,剑平发觉要得到文嫣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她的父亲是全国闻名的书法家,家底丰厚,文嫣现在住的高级别墅就是父亲为她结婚特意购置的嫁妆。另外,她父亲还通过关系将从警校毕业没多久的女婿安排到市警察局工作,没几年的时间,就提升为凶杀组的组长。

文嫣自己则在一所大学里任教,两人的薪水都不低,再加上老父亲的帮助,他们从来就没有为钱的问题犯过难,不但如此,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也一直很好,甚至没有吵过架,从这些方面看起来,几乎没给剑平留下什么可乘之机,而唯一的破绽就是这间高档别墅。

这片高级住宅区正是李剑平开发起来的,虽然说是他的产业,可【李剑平】这个名字从头至尾都没有和这片住宅有任何的牵连,当时为了保险起见,他虚拟了一个假的身份,经过几年的时间,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在建别墅的时候,他特意请海外的朋友帮忙,在每间房子里安装了最先进的监视系统,由于买得起别墅的都是有钱人,无数的商业机密和个人隐私就通过显示屏和窃听器到了他的手中,通过一些不光明的手段,敛聚了大量的财富,在达到亿万家产之后,他放弃了继续经营的念头,只留下这间中央为他创造无数金钱的别墅,一个人到了国外,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虽然他现在已经获得绿卡,可每年他都会抽出一个月的时间回国转转,毕竟,外国的女人虽然对性比较开放,可也少了华人女子那种令人怦然心动的羞涩,生猛海鲜吃多了也会反胃,偶尔来碟清淡的小菜也是一种适当的调剂。

国内的美女对美籍华人似乎有着特殊的情结,每次回国,他都能找到一些小家碧玉型的女子,不过,几乎每个人到了床上都变成了性开放的卫士,刻意的奉承他那条巨棒的鞭挞,这也使剑平有些索然无味。如今,通过几天的观察,文嫣绝对是个极品,那种中国女子在性交时应有的神情,在她身上表露的淋漓尽至,这也更坚定了李剑平的决心。

【既然你们夫妻感情那么要好,我就非弄到你们破裂不可,只有我把人逼疯,没有人能阻止我!】李剑平阴阴的笑着,满脸不屑的自语道:“警察?

凶杀组?嘿嘿,我就陪你们玩个致命的游戏吧!你们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