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下载本站app端
点击收藏老湿机最新发布地址!看视频,来湿机!老湿机不迷路!

神奇的宝贝


    黑不可视物的房间内,规律的老式钟摆声。即使在一片漆黑中,仍能感受到一股压抑感,那不只是被黑暗包覆的不自在,更有被沉闷压力挤压的不安。

    『啪~』一声按键声打破了寂静,随之而来的灯光驱散了黑暗。

    躺在床上的身影“唉…”双手按在脸上,一动不动地叹着口气。

    本就狭窄的套房内,除去单人床、沙发和茶几,四周墙面整齐的立着3米高的货架,上面放满了各式不同形状、材质和颜色的器物,仔细一看,会发现每件物品,都有着或多或少的使用痕迹,似乎是特意收藏的古旧玩物。

    “又失眠了,好不容易外面收摊了,太安静反倒睡不着了。”那人苦笑坐起说道。

    起身走向旧皮质沙发坐下,试图赶走好不容易累积起的一丝睡意,想让思绪清醒点。

    “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就当便宜你们这些老傢伙吧。”

    再次起身,洗了把脸和泡了杯咖啡。坐回沙发,拿起那些架上物品便擦拭起来。

    方三月,在老旧时钟敲下十二点的钟声时,他刚满三十岁,也是失业后的第一个月。

    奇怪的名字源於母亲,喜好夏季的母亲,在错算受孕时间,失望地产下他后,便以生产月份,帮他取了这个便宜名字。

    自小受到母亲刻意的忽视,让小三月常与孤独为伴。因为没有练习的机会,连学会说话的时间都比同龄人晚。父亲甚至以为小三月智商出了问题,习惯在家门外孤单玩耍的他,时常因为说话口齿不清,受到邻人嘲笑讥讽,随着年龄渐长,不可避免地养成了自卑和自我否定的阴郁性格。

    开始工作后,某次偶然的机会,他在租屋处楼下,某一个着名的观光夜市中,看到一个摆放便宜古旧器物的摊位。凝神盯着那些旧物,让他时常处於不安的心灵,感到不可思议的抚慰及安全感。之后便不断收集能让自己感到安心的旧物,希望藉此抚慰受创已久的心灵。

    虽然性格有问题,但方三月遗传了母亲的五官特徵,学龄前秀气的长相,时常让人误认为女孩,母亲偶尔兴致一来,会将他打扮为女孩,带出门逛街。虽然五官俊秀令人羨慕,但对他而言,却是时常受到欺负的原因之一,令他困扰不已。

    遗传对於他而言,除了外貌,唯一值得庆幸的一点,应该是小时候的他无法理解,那让男人嫉妒抓狂的大尺寸性器官,遗传自父亲,用来征服放纵贪玩母亲的大杀器。

    这一天中午过后,依约前往各家公司参加面试,好不容易撑完全程,疲惫地回到家中。洗完澡准备下楼吃晚饭,在没有电梯的老旧公寓,缓缓走下楼,却在楼梯上遇到了不想遇见的人,房东夫妇和他们的独生女,陈禾悦。

    “哈哈,禾悦,眼光不错,有空把男朋友带回…”

    愉快的谈话声骤然停止,三人不约而同地冷着脸,从方三月身旁走过,那态度就像对着路边满身癞痢的野狗般,不屑且厌恶。

    即使在此住了几年,但是房东夫妇,却没有因此对方三月有好脸色,对於他俩来说,自卑沉默的方三月,就像是寄生在自家的臭虫。唯一的价值,就是抵付本就是储物间改建,却没人想租的简陋房间。

    “哼~”在经过陈禾悦时,方三月听到了悦耳却不屑的轻哼。

    正当他习惯地将旁人的鄙夷忽视,无视的撇在脑后时,突然感到脚下一绊。

    “啊~”整个人朝还有数阶便到底的阶梯底部摔下,惊得喊出了声。

    即使用双手护住了头脸,但是鼻子仍在地上蹭了一下,顿时鼻血不住地流出。

    “哈哈,姿势不错呢,如果再高点就能翻个圈了。”楼梯上传来了陈禾悦的嘲笑声。

    由高处朝低处观望,让她有种征服感,反正这男人也不敢反抗,十足的失败者。

    在三人渐远的笑声中,方三月坐在地上擦拭着鼻血,满脸无所谓,似乎早已习惯这样的事情,只是受到鼻血的影响,他只能用嘴呼吸。

    拖着疼痛的身体,他打开了旧公寓大门,热闹的喧嚣声,让他暂时忘了方才的不快。

    还未走出,各种浓郁得快能吃下的食物香气,已争先窜来。走出门,一片橘黄亮光连成的长河,在眼前豁然展开,人潮涌动熙熙攘攘。忙碌的商家挥洒着汗水揽客,人群或闲散逛着、或吃着食物、又或开心地聊着天,将长得望不见底的夜市街道,点缀成夜空繁星似的,让人不自觉地感到放松。

    隐身在人潮之中,让方三月有种忘却过往的融入感,感觉自己就是整个世界的一份子,不再是以往被排挤,身不由己被迫特立独行的存在。

    在经过一家服饰店面,他习惯性地驻足观看,专注地看着店内,一名打扮时髦的年轻女性。

    赵以夕,这名字还是某次,无意间听到隔壁商家聊天才得知。听着八卦内容,是个大方的好女孩,家中经济状况不佳,因此一路半工半读,直至今年毕业,将存的钱在这开了间服饰店,健谈热情的阳光性格,让她的生意一直让其它商家欣羨不已。

    或许,这就是自己一直以来想要,却又得不到的性格。因为这样,对於赵以夕,方三月一直有种莫名的好感,每次经过,都不由得看上好一阵子,好在人潮众多,不然可能会被附近商家,当成变态偷窥狂吧。

    只是他并不知道,赵以夕早察觉到他的注视眼光,也曾暗地观望着他,想瞭解这个人究竟是谁?见方三月就只是观看,虽然想不通,但既然没有恶意,也就任之随之了。

    在他收回目光,朝着常去的麵摊时,发现了一处新的摊位,还是自己最喜欢逛的旧物摊位。

    快步走到摊位旁,不禁感到失望,摆的都是些随处可见的仿制品。就在他想离开时,见到摊位最角落,有个雾玻璃罩罩住的东西,他好奇地伸手想揭开看,却被摊主拦住了。

    “小哥,你想要的话出个价,这东西不能见光,想看拿回家再慢慢看啊。”

    他怎么会不知道摊主打什么主意,见他不让自己看,缩回手,一副要走人的模样。

    “哎,别这样。我跟你说,这东西真的很特别,就是味道不好闻,所以不能打开的。”

    说完头朝左右摆了一摆,似乎在告诉方三月,别影响人家的生意和食欲。

    方三月以为他说的,是古旧物品自带的黴鏽臭味,於是不以为意地说道:

    “我身上只有50块,卖不卖?”他带100元在身上,足以应付一餐所需的花费。

    “哎唷,老大你别逗了,50块我路边跪一下就有了。这东西,200就是你的了。”

    “如果跪一下就有,你还在这摆摊干嘛?这边早就跪一大片了,50要不要随便你。”

    “切,怕你了。我们也别浪费时间试探了,100是我的底限,要不要?”

    假装考虑了会儿“好吧,拿去,如果以后有新东西,帮我留着。”

    对於购买自己喜爱的物品,方三月的态度一向认真而自信,这让他相信自己已经逐渐在改变,只要持续这样下去,那个自卑阴郁的性格,早晚一定会远离自己。

    在他身后“欸,记得回家再开,别怪我没警告你呀。”摊主的声音,就像那懒散模样,缓缓爬进了方三月的耳里。

    关上房门,他迫不及待地坐进了沙发里,小心翼翼地打开玻璃罩,一个由几个三角锥体,组成的畸形几何体物品。

    “看着,像只老鼠呀。”四个三角锥体,大小不同地构成身体、头部和双耳。

    方三月不尽低下头贴近观看,长约10公分的高度,材质看着像是青铜质,满佈铜绿的表面下,隐约刻着极其细微的字纹和线条,让物品显得神秘难以理解。

    “看起来有些年头,那摊主怎么就舍得卖呢?会不会是件真古物,那我可赚大了。”

    忍不住妄想着,一边拿着布块擦拭,只是那铜绿跟生根似的,怎么也擦不掉。

    方三月并没有古玩鑑赏的专业知识,只知道有髒东西就要擦掉,看着上面的铜绿,他难得地起了倔脾气,右手狠抓住像是老鼠的躯体,左手抓着布块狠擦。

    就在他卖力擦拭不知几下“啊!干!”扔下了手上的东西,急忙抽了张面纸就往右手按去。因为尖端太过锋利,手掌不知何时已被划破,掌心满是鲜血,连老鼠身上都沾了不少。

    知道自己有点过头了,躺在椅背上深呼吸,调整自己激动的心情。

    “咕~”听着肚子的叫声,他想起自己把晚餐钱买了这东西。

    “算了,反正也就一顿可有可无的晚餐。昨晚根本没睡,早点睡好了。”

    时钟的时针才指向八点,连茶几上的东西都没收,他随便洗了把脸,便躺床上睡了。楼下的熙攘吵杂声,就像是催眠曲般,在他耳里回荡,吵得他连胡思乱想的机会也没有,便沉沉地睡去了。

    矇矓间,方三月依稀听见了一些声音,像是有东西在茶几上走动。渐渐地,声音喀一声,掉到了地上,喀喀不止地向自己靠近。就在靠近床沿时,声音消失了。

    他以为就是梦,以前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在梦中的他,看着一些奇奇怪怪的黑影,或走或跑地追赶自己,即使感到害怕,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是龟速跑着,存心让身后黑影追上自己一样。

    “喂~~~~~~~~~~~~~~~~~~~~~~~~~”

    忽然耳边一阵大喊,那像是电子合成音效的喊声,一下把睡梦中的方三月吓醒。

    “啊~别抓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摸你的。”

    双手在身前不断空挥,试图阻拦什么似的,方三月的模样看起来很无助,却有点猥琐。

    “摸什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梦吧?醒醒,是不是你叫醒我的?”

    枕头上的声音很不耐烦,那是种老者见到小孩胡闹时,一种看到不想再看的厌烦。

    听到说话声,方三月混乱的感官一下清醒,睁开眼看向了声音来源。一只沾满了血的类鼠青铜器,血迹在头部位置的三角锥面上,被凝结成类似人类五官的图案,奇怪,诡异,却很好笑。

    “噗~”就在方三月忍俊不住噗嗤笑了一声。

    “啊~~~~~”凭空而来的疼痛,让他的笑容整个僵住,那是被电击特有刺痛感。

    枕头上的人脸老鼠,一下就砸在他的脸上,不仅痛,还黏在脸上不断发着电光电击着他。

    “哈哈哈,好笑厚,我也觉得很好笑,尤其是被我电麻的脸,再不久口水就会流出来了。”

    那合成的口音,操着熟练地嘲讽语气,嘲笑着方三月。似乎在牠曾经存在的久远年岁中,从没有少被嘲笑过。

    “不…不好笑…对不…起…大哥我…错了…”

    也是熟练地的语气,不过是方三月熟悉的求饶台词。

    被电瘫在床上的方三月,听着耳边的声音,话唠似的说个不停,让向来习惯一个人的他,有些头疼。

    “算你运气好,居然能叫醒本大爷,这可是你修十辈子,都不一定有的福份……”

    就在方三月考虑着,要不要乾脆继续睡觉时,他闻到房中瀰漫着一股恶臭。在他睡着时,之前受伤堵塞的鼻子似乎通了。这味道闻着,就像是堆了几个月发烂的屎一样噁.忍住呕吐感,他找寻着恶臭的来源,发现眼前这只老鼠,嫌疑最大。

    “老鼠,你多久没洗澡了?”在方三月突兀地问了一句,老鼠住嘴了。

    “干嘛这样问?”面上的血迹,随着牠的话语,游移成疑惑的表情。

    “你没发现自己很臭吗?差不多跟烂掉的大便一样,对了,你有鼻子吗?”

    房内电光一闪,又是方三月被电击的惨叫声,只是这次持续时间很长。

    “所以,你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古物?”

    在几乎耗尽能量倒下后,方三月才从趴在自己身边的老鼠身上,问到所有有关它的事情。

    似乎是商周时期,那是个现代人只能用想像力构筑画面的神秘时代。因为战争的缘故,这个名叫青虫的法器被人制作出来,以其特有的古怪能力,协助制作人击败敌对的势力。

    只是在战争过后,它被当成陪葬品埋入了墓中。虽在之后被盗墓贼盗出,却在无意间被遗落在茅坑中,一待就是几千年,除了能量几乎耗尽,唯一的收穫就是满身屎味。

    “信不信随你,反正再几个月我就要停机了,骗你又没好处。”青虫一副看破生死的口气说道。

    存在了几千年,就算再想长寿的人也会想死吧,而且还在茅坑里待了这么长时间。瞬间有点同情它,针对茅坑这一点。

    “我…我能帮你什么吗?”

    毕竟叫醒了它,如果不是方三月,它可能不会这么快死了。

    它似乎感到有点意外“如果真想帮我,可能会有点麻烦,你肯吗?”青虫说道。

    “有点麻烦喔?那算了,我最怕麻烦了。”毫不犹豫的拒绝。

    似乎听到它体内传出短路声“操,你有需要这么乾脆吗?”青虫被激怒似的骂道。

    “我都自身难保了,再帮你搞不好我会比你早挂,所以算了吧。”

    嘿嘿一笑“不帮就会活得长?你错了!忘了跟你说,你把我叫醒,用的是你的血,你和我的生命已经连结在一起了,我一挂,你也得跟我一起回老家啰,哈哈。”

    整的来说,方三月莫名其妙的剩下几个月生命。但是长久以来的悲观思路,并没有让他太难过,只是想到了赵以夕,他感到一丝惆怅。

    “如果你帮我,赵以夕就不会是你的遗憾了。”

    仍旧趴着不动的青虫,突然说出方三月心里想的事。

    看着方三月惊讶的说不出话“连结就是这么一回事,我俩连思绪都是共通的。”青虫说道。

    “你刚刚说的是真的?那…那你快点跟我说,怎么帮你?”

    “简单说,就是帮我取得能源的替代品…你再想着我脸很好笑,小心我砍死你。”

    “嗯…对不起,思绪还蛮难控制的。”

    对於青虫,方三月并没有面对一般人的感觉,对他来说,青虫还是一件古旧玩物。对着这样的东西说话,可能比他与正常人说话的次数都还要多。

    “咳…在以前,我的制作者,是以处女落红,加上那个时代才有的稀有植物萃取液,混合让我吸收。经过这些年,那植物应该已经灭绝了。但是我查过你们这时代的资料,其实有个东西应该更适合我用。”

    “是什么?只要不是太难,我都尽量帮你弄到手。”听到问题有解,兴奋地问道。

    “其实,以我连结后对你的瞭解,我觉得现在的你,应该还蛮难拿到手的。”

    “你不说怎么知道很难,额,这一团是什么?”方三月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团液态物体的图像。

    “你再仔细想一下,就会知道是什么了?我说过,我们的思绪是互通的。”

    集中了精神“欸~~你怎么会要这种东西呀?”方三月知道是什么后,不禁哀号起来。

    “怎么可能?靠一台小玛莉,就能拿到那东西?”这是多年前,从旧货商那买来的。

    望着面前的小玛莉,忍不住悲观起来,毕竟青虫要的,

    “女人爱液跟男人精液的混合液。青虫你又不是子宫,你要这干嘛?”

    “扶我起来…我站不起来了…快…”青虫突然有气无力地说道。

    方三月才发现,在第二次电击完,它就没有再起身过,而且说话声开始飘忽溃散。

    “喂~你还好吧?怎么变得这么没精神?振作点呀。”说完,赶紧将它摆到茶几上。

    “我能量快耗尽了,得先休眠,没有多余能量说话了,现在起,认真听好了。”

    听着它严肃认真的语气,赶紧坐好凑到它跟前,不想遗漏它说的讯息。

    “刚让你准备的机器,是用来挑选功能用的。我已经改造好,这些功能都可以帮你收集能源。”

    “挑选后,会随机附在你房里的东西上。每件道具使用前,都有三个前置任务要完成,只要完成,就可以触发使用附在上面的功能。”

    “道具触发后,你应该就知道怎么使用了,吸收能源的方…”它的声音越来越小。

    “喂!还没说完呀。”忍不住在它头上拍了一下大喊。

    “…能源的方法……我自己会解…决…”脸上血渍,乾涸似的变为深色,再也没有反应。

    看着已经没有反应的青虫,顿时跟无头苍蝇似的,在房里走来走去。

    “怎么办?我不行的,我一个人不行的…”悲观的自我否定,不知让他做坏了多少事。

    一下猛坐回沙发上,低着头难过的啜泣道:

    “青虫,对不起。我就是滩烂泥,一直都是失败者,对不起…”

    想到第一次有人,愿意将自己託付给自己,想起以往的痛苦回忆,不禁感到痛苦难当。

    “滋哩~”一声电气流动声。

    “青虫!”以为青虫醒了,开心地抬头一看,它仍是一动不动的立着,死了一般。

    看着死物一般的它,刚刚的电气声,鼓励似的。让方三月想起了它活蹦乱跳,电击自己的嚣张模样。

    “马的,拼就拼谁怕谁,你这只臭老鼠,嘴巴给我洗乾净,等着吃老子的精液。”

    望着小玛莉的投币孔,被写上了大大的50。

    “你妈啦,你也就值100块,投一次要50。”骂着掏出了50元硬币,直接投了进去。

    “喀喳~咚~”

    就在硬币掉入内置的钱箱时,整台小玛莉突然散成许多光粒,在房内四处飞散,最后在我头上彙集成一面光幕,一个个小图案组成的老鼠脸。在小图上的高亮光圈开始转动时,不知哪传来的音效,

    『搭啦~搭啦~搭啦~搭啦啦啦啦啦啦啦啦~“这……这是青虫的声音。

    “不用这么省吧,虽然你的声音也是电子合成音就是了。”有点无言的盯着光圈落点。

    最后光圈落在了一张手机图案上,顿时图案被投射出来,被放大的手机图案四周光灿地闪动着五颜六色的小光点,而图案上,很明显的是我的手机。

    从衣袋内掏出手机,发现在手机的上方,悬空挂了个不停闪动的星型符号。

    “这是直觉型操作介面吧,真先进。”直接就点了下星号。

    忽然,眼前刷得浮现出了一行摇曳不定的毛笔字体,字体流畅有力一笔到底。

    【一阶段任务:使用者,於半小时内,让目标主动将自己的手机号码,输入到此手机中。“

    这个?就是青虫说的任务?半小时?到哪找目标呀?

    刚这样想着,就听到楼下大门的闭合声,还有一对男女在楼梯间的对话声。

    “这么早?我们再找地方玩嘛,好不好?拜託啦。”甜腻的撒娇声,陈禾悦的声音。

    “不行啦,你乖点,我女朋友在找我,你也知道的。当初我们就说好,各玩各的,不干涉对方。”听着有点流气不安份的男人说话声。

    轻轻打开门,蹑手蹑脚走到他们上方,心里突然对任务有了主意,只是仍感到不安。

    “好嘛,那下次你要送我包包喔,你自己说…”

    看到陈禾悦贴近男人悄声说了一句,男人突然会意一笑,带着猥琐的笑意,一把搂住陈禾悦,两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我知道,你自己不也一直喊很爽吗?下次再玩点新招。”嘴贴着陈禾悦略红的小耳朵,淫秽地说着甜言蜜语。

    “亲爱的,我最爱你了。”

    狠狠亲吻陈禾悦后,说完便转身离开。陈禾悦一张笑脸垮下,嘴里不知念着什么,开始往楼上走。

    见到她往上走,呼吸顿时急促颤抖了起来,紧张的连心跳声都在耳里鼓鼓响起。

    “你行的,你行的,连青虫都说你行,你一定行的。”深吸了一口气,便往楼梯下走。

    就在两人走在同一条楼梯时,陈禾悦身上的气场一换,又是那不屑的冰冷恶意,看着她的脚步有些奇怪,该是又在想什么坏主意,又想使绊子。

    就在两人即将错身时,方三月突然挡在她面前停下,这让陈禾悦一愣,不禁生气问道:

    “你想干嘛?别忘了这是我家的房子。”她有点不安地警告着方三月。

    “呃…那个,我想请你帮个忙,以后…别再动手动脚的好不好?”他颤抖地说着。

    “什么动手动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再不让开,让我爸妈知道你就死定了。”

    “我…给你钱,你以后别再作弄我了。”还是一副担心害怕的语气。

    “哦!你有多少?十万有吗?”听到钱,陈禾悦露出了贪财的本性,就和她那对势利的父母一个样。

    “…好,不过你要传简讯…给我,证明你答应过我…这件事。”

    “可以,你手机号码多少?”说完,她拿出了挂满吊饰的可爱手机。

    “我…没记,你用我的手机,拨给自己吧。”递出了旧型手机给她,紧张地抖个不停。

    “啧,连手机号也记不住,活该被欺负。”一把将手机抓去,俐落地拨出了号码。

    在收到她传过来,声明绝对不再对自己动手的简讯后,方三月让她把户头帐号传给他,并让她在这等一会,便走下了楼梯,说是要直接汇款给她。

    走出门后,他直接点了再次闪动的星号。

    【一阶段任务完成!】

    【二阶段任务:让目标,在五分钟内,连拨三次电话至此手机中。】

    看到任务提示,马上跑向便利商店,这任务如果顺利,他只要等待就行了。

    五分钟后,方三月收到简讯【好了没,很久耶。】

    又过两分钟【你不会废到连汇款都不会吧。】

    下一个两分钟,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了。

    『你行不行呀,还是你在耍我?』陈禾悦显然对方三月没什么耐性,劈头就骂道。

    “不是啦,我紧张的一直按错。你等我一下,我汇过去,你收到跟我说一声。”

    挂了电话,在她的户头里汇进了10元。

    才刚汇完,她的电话已经又打了过来。

    『10元?方三月,你不要跟我说你紧张到汇错了,是10万不是10元,靠。』

    “我真的按错,刚按到100万,重新按过结果又按错了,对不起,再给我一次机会。”

    『哎唷,汇100万不是很好嘛,你就汇给人家嘛。』听到100万,她居然对方三月撒起娇了。

    “等汇完10万再说,你等一下收到跟我说声,我再继续汇给你。”

    说完,就真的汇给她10万,有了更多钱的诱惑,她果然又打来了,五分钟都不到。

    『我收到了,你刚说要汇更多给人家,真的吗?』那嗲气的撒娇声,女高中生真不是盖的。

    手机上的星号闪了,对着她嗯嗯啊啊的敷衍着,点开了星号提示:

    【一阶任务完成!】【二阶段任务完成!】

    【三阶段任务:让目标在手机中,对着使用者说出以下三个词,干、婊子,我爱你。此任务不限时间,於任务周期内完成即可。】

    有点听不清楚陈禾悦在手机里说了什么?只觉得头很疼,怎么会搭上这三个词呀。

    在看到因为怕这支手机有任务,会没办法使用,所以另外带出门的另一支手机。

    突然想起了她和男友刚刚在楼梯间的对话,脑中灵机一动,对着手机里的她说道:

    “呃…我刚刚会一直弄错,其实是看到你男朋友,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讲?”

    听到方三月突然发话,还是她男人,她愣了一下,才不悦地说道:

    『我怎么会有男朋友?我要参加升学考试了,怎么可能交男朋友。』

    不愧是名校的学生,反应真敏锐。

    “之前,有在外面看到你们走在一起,他长得跟那个叫什么的明星很像。”

    随意地描述了他男友的长相,说起来真的挺好看的,标准的种马相。

    不等她反应过来“刚刚他搂了个女生,还说了很多,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不就是女朋友吗?这事我知道呀。』陈禾悦呵呵笑着说道,也算是承认自己有男友的事实。

    “呃…他说,宝贝,我女友才没你可爱呢?那个高中生,她只是玩具,有钱就能玩那种。”尽可能猥琐着自己的语气对她说道。

    『干,你说谁是玩具了。』高中生的思维,仅管再聪慧,还是急躁,受不了刺激。

    “不是我说的啦,那女的还说,不要跟那婊子做了啦,得病怎么办?”

    『她才是婊子啦,也不想想自己年纪多大了,敢跟我抢男人?我怎么可能真心喜欢那个杂碎?哼~』压抑愤怒的低吼,似乎怕被楼上的双亲听到。

    “你男友还说…”当方三月正准备继续说下去。

    『方三月,你以为这种三流手段对我有用吗?呵呵,好玩吗?』手机那端的怒气,一下转为冰冷的嘲笑,看来她并没有真的被挑衅到。

    “亲爱的,我最爱你了”方三月这端传出男友的声音,陈禾悦愣住了。

    拉远了手机“可是,她刚刚说她不是真心爱你的。”方三月像是在对另一个人说话。

    接着,看到手机上的星号又再次闪动,虽然没听到她说什么,但他知道任务完成了。

    原本在楼梯间偷听时,正巧带着另一支手机,想着将两人对话录下,以便日后保护自己。

    只是没想到恰巧就用上了,当真是瞌睡就来了个枕头。

    【三阶段任务全数完成!】

    【道具功能激活:当功能启动时,任务周期剩余时间内,使用者每日可拨一次目标手机号码,目标将听从使用者所有要求,使用时限2小时/每日。】

    【应改造者要求:请将每次使用后残余物,注入目标体内,以方便改造者吸收。】

    看着才九点多,在十二点前,应该能将今天配额使用完毕,想着,手机发送键已按下。

    『请问,主人有任何要求吗?小悦会尽全力达成主人的心愿的。』听着她的声音,有点挣扎,似乎不是被完全控制住的。

    “在原地等我,我就回去。”既然还有意识,那就尴尬啰。

    回到住处后,发现陈禾悦正以一种彆扭的笑容等着他,似乎是有外力强迫她笑似的。

    时间不多,直接打开房门,拉了她便走了进去,她的脸已经完全吓到扭曲了。

    坐在沙发上,盯着脸色发白的陈禾悦,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做?

    看她就是个高中女生,白衬衫结个红领结,下身是被男友揉皱的红色格纹裙,被改短的露出白皙有弹性的大腿,黑色长袜束在细直的小腿上,订制的乐福鞋让学生服装扮起来,没有那么的死板,反而带着点时尚感。

    “你…你想干嘛?”还能说话?这青虫改造的挺有人性的,并不是玩具一样全控。

    “其实,我有一个朋友需要你帮忙,接下来的六天,还要麻烦你了。”

    被方三月的诚恳吓到,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见尚在发育,稚嫩却已见俏丽的五官,纠结的令人心疼。一头散发气质的公主头,若不是见过她发狠的样子,看起来就是惹人怜爱的可爱女高中生。

    当然,那是对别人而言。被绊下楼梯的记忆,方三月可是历历在目呀。

    “你对你男友怎么做,就全套搬过来对我做一次吧,很亲密的那种。”说起来还是很期待的,毕竟这是他的初夜。

    才刚说完,她就扭着屁股走过来,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下半身有节奏的蹭着他的大腿,感受到大腿上热呼呼的磨擦感,似乎还有点湿润。她双手慢慢解开学生服的钮釦,他闻着学生服开口的热气,那女生天生自带的,最让男人不解的神秘香味,和着汗味就飘散开来。才刚闻到,方三月下体猛然一胀,被顶到的陈禾悦,吓得哭了起来,只是她的手一点都停不下来。

    在她继续解开胸罩钮釦时,他的手不安份的伸进了裙内,在她圆润的屁股上揉动,手指才刚按下,就被有弹性的肌肤推回滑开,让人会忍不住大力揉捏。在她脱下胸罩,露出了可爱小巧的青涩乳房时,贴近她的脸问她:

    “你让你男友干一次能收多少钱?”

    “…他心情好,就送我几万块的东西。”

    “心情不好呢?”

    “就……就叫我吃他的屌。”

    陈禾悦只能任方三月予取予求,他说的话都只能照办,这也包括他问她的话。

    双手握住了她的双乳,她的乳头看起来和她一样骄傲,已经翘得老高。一边揉着,感受着掌心乳尖的刺激感,一边忍不住发泄似的,问着她一些很淫秽私密的问题。

    “在你内裤上蹭的是什么?”摇动着下半身,在她散发淫秽气息的裙内,不断蹭着。

    “主人的…大屌。”被揉得有些难受,她不断摇晃着上半身。

    “跟你吃过的屌比起来,谁的比较大?”下半身胀得难受,脸忍不住贴近乳房深吸。

    “主人的…大太多了。”方三月也是过二十岁后,才知道自己有异於常人的禀赋。

    “你想先吃呢?还是直接插进去?”说着手已经伸进裙内,缓缓拉下她的内裤。

    “呜…我不…想先吃…主人的大屌。”她的脸已满是泪水,下半身无力地挣紮着。

    “好,既然这么想吃,那你就吃吧。”

    不客气地把她推到地上,裤子内裤一脱,躺在椅背上,将阴茎挺得高高的。她哭着爬了过来,双手轻柔地握上下交握阴茎,嘴一含,便将最上端露出的龟头含住。从来没体验过的湿热感,陈禾悦灵巧的舌头缠着舔着,在她的一次舌面擦过最上端马眼时,方三月居然不争气地射了,直接射得她满嘴。

    忘记按住她的头,精液在她吐出阴茎后,直接射得沙发和地上都是。

    忘了说什么她都会照做“啧,你看你弄得,你说怎么办,你乾脆舔乾净算了。”说完,便看着她苦着一张脸,开始舔沙发上的精液。原本满嘴精液,只见她舔一些漏一些,反而弄得到处都是。

    “唉,嘴巴里的不会先吞乾净吗?都被多少男人干过,还这么笨?”

    “主人,人家被五个男人干过,还有一个差一点。”听到她诚实的回答,他也是哭笑不得。

    “那你说那差一点的,是怎么了?别停,继续吞,吞完再舔。”他倒是好奇,是哪个倒楣鬼?

    “……”看她憋红的脸,好像咬着牙不让自己开口。

    “快说。”他大声喊了一下。

    她闭不住自己嘴巴,张口说道:

    “是爸…爸…”说完,脸色已惨白没血色,好像憋在心里的痛苦,一下全爆发出来。

    “说清楚点。”看她满脸崩溃,却继续吞着舔着精液,心里的气已经有些消了。

    “…那天我喝醉了,快睡着时,爸爸偷偷进我房间,想偷干我,被妈妈发现…”

    这一家子真是的,难怪言行举止这么恶劣。看她已经舔完地上的精液。一把抓起她的头发,将已经又硬起的阴茎,又塞进了她的嘴里,一下撞在了她的喉咙里,抵得她呕吐似的乾呕了几声,脸色胀红难过,秀气的细眉拧在眉心,两眼满是泪水,求饶似的望着方三月,那会说话的黑亮眼珠,凝在上面的泪水,将那份乞怜放到最大,他不忍地拔出了阴茎。

    “我说了,我有朋友需要你帮忙,只要过了这六天,我就饶了你,以后再也不提这件事,好吗?”温柔地摸着她的小脸,此刻的她就是个小女孩,方三月是自卑,不是变态呀。

    “怎么帮?”她脸上露出喜色,以为肯放过她,不会侵犯她。

    “让我把精液射进你的小穴里。”他诚恳地看着她说道。

    “小妹妹,你自己骑上来吧。”没等她反应过来,直接下了命令。

    “好的,主人…不…我男友都没内射过我…不要…”反覆的言词,他都只听顺耳的。

    『呜…好大…太…大了啦…啊…』

    在巨大的阴茎缓缓被她坐上,被细嫩的肉壁团团裹住后,她的肉体很直接的一紧,将阴茎束得难受,她也正承受着从未体验过的深入,顶得她娇声一呼,也不知道是本人叫的,还是因为命令。

    下体在习惯了她的阴道后,便开始上下抽动,她也配合的摇晃着臀部。脸在要与不要,想和不想的的表情间转换着。咬住了她胸前嫣红的小乳头,清甜的乳味,像是配菜一样,让他食欲大增,猛力地吸住乳头。那夏天闷出的汗味,被身上的少女芬芳掩盖,深呼吸时,在鼻腔内爆发,刺激着男人的兽性,下体凶猛地顶着挂在上面的青涩少女肉体,陈禾悦挂在阴茎上,像只被抛上抛下的玩具,只能皱着眉不停娇喊。

    『啊…方三…大哥…呜…别干我了…是我不对…求你了…别射在里面…』

    被她夹得挣出了粗胀血管的阴茎,享受着大片嫩肉在上面磨擦的快感,根本没办法停下来。此时方三月的脑袋和阴茎已经是各管各的,即使可怜无助哭喊的,是稚气女高中生,但是下半身脱韁般肆意蹂躏着她,让他也很为难。

    咬了咬牙『呼……陈禾悦,从现在起,你的台词只有,哥哥,干死我,射进来,我想被你干大肚子。』他不想为难自己,只好为难她了。

    看着她崩溃的眼神『哥哥,干死我,射进来,我想被你干大肚子。』果然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感觉很不一样,那纤细温柔的声线,喊出来的淫声浪叫,让方三月立刻有了想射精的感觉。

    她的电话响起,看着来电显示【爸妈】。

    帮她点了下接听,话都来不及说,那边沉默了,只是不断听着:

    『哥哥,干死我,射进来,我想被你干大肚子。』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开口『禾悦呀,是男朋友吧,干得好,老爸支持你,呵…“说完,便挂断了电话,不知道这位曾经想侵犯女儿的老爸,听到女儿的浪叫,晚上还睡得着吗?

    方三月始终是个新手,在她还未高潮时,就已早她一步,把精液全部射进小穴内。感受到体内被灼热液体喷洒,她绝望地流着泪昏了过去,只是肉体的反应还是很激烈,不断地挤压着注射精液的阴茎。他紧抱着她泛着红晕,热出一身汗水的纤细身体,不住地往自己下体压,那感觉真是太舒爽了。

    忽然,阴茎感觉一股强大的吸力,一下子把湿黏感全部卷走,方三月愣了会,才想到青虫说会自己解决,原来是这样子。心情莫名的轻松,连射两次,他也累得抱着陈禾悦睡着了。

    隔天一早,见到陈禾悦仍睡着,起身把房间内整理乾净,看着开着前襟的白嫩乳房,学生裙半掀,侧趴在沙发上睡觉。觉得这么可爱的女孩,怎么心灵就能扭曲成这样呢?

    想到她绊自己下楼的冷漠表情,操起手机就连拍了几十张照片,其间还掀起裙子帮私处拍了特写,在连续不断的快门声中,她终於醒了。

    “啊,你干嘛,啊!”惨叫一声,手往下处伸,在裙下的手指似乎抠挖着阴道,似乎没感受到黏腻感,才赶紧把衣服穿好,脸色惨白地问道: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干都干过了,有多大的仇?还要拍照?”说完眼泪又掉了下来。

    “你放心,我只是想保护自己,我说过,再六天,我就放了你。”

    “少来了,就你这种……老宅,能放过这种,跟年轻女学生上床的机会?”

    她似乎对於自己的肉体很有自信,其实这一次,方三月也开始有了些自信。

    “如果你有办法用肉体徵服我,那是你利害,说不定以后我还得听你的。”

    “不过,你确定是你征服我,不是你迷恋上我的味道吗?”

    说完裤子拉开,掏出了看过陈禾悦的娇嫩肉体后,直接胀到最大的阴茎。

    “这……不可能,你只不过是屌大了点,我不可能喜欢你的。”

    听着她斩钉截铁的否认,他不禁有些失望,但是看到她紧咬着下唇,又释怀了。

    “还有六天,撑过去你就自由了,撑不过……不管怎样,你都没吃亏是吧。”

    说完就把她赶出了门,临走前不忘吩咐了一句:

    “记得把10万块汇还给我,得靠那些钱吃饭呢。”

    在方三月正式破了处男身后,他松了憋足十几年的闷气,很想放声大喊:

    “我终於不是处男啦,帮我破处的,还是漂亮的高中妹子,哈哈哈~”

    回头看了眼茶几上的青虫“兄弟,多亏你了,我一定会救你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