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下载本站app端
点击收藏老湿机最新发布地址!看视频,来湿机!老湿机不迷路!

D县风云


“没有问题Jose,这批货明早我就发出去,Buenas Noches!”
Buenas Noches是西语晚安的意思。Kevin虽然西语说的一般般,但是一般的常用语句还是知道的。他习惯性地在跟客户交流时说上两句,显得亲切些。
Kevin是L凯的英文名,刚来D县读研究生时他的室友Jose给起的。在老外叫起来比直接念拼音的凯顺口的多。
时间大约晚七点多了,靠近赤道的原因,外面的天空还是傍晚的样子,太阳已经开始发出醉酒般的红光,慢慢向西边倒下去。这晚霞透过仓库的大门,射进里面的经理办公室,在挂着窗式空调的后墙上抹上一团红润。犹如Kevin膝前姑娘的脸颊。
Kevin一只手把手机扔在办公桌上,一只手不停的抚摸着Ana的头。Ana是一个长着亚洲面孔的拉丁姑娘。长长的黑发搭在她的白色衬衣上,衬衣的前扣已经解开两枚,一对包裹在红色蕾丝胸衣里的奶子,透过这缝隙露了出来,展现出一条迷人的海沟。同样迷人的的眼睛,含笑地望着Kevin,两点被呛出的泪水含在眼窝里。红润的双颊随着头部的前后运动时不时地鼓起,伴着这个节奏的还有汩汩的液体滑动的声音和一阵又一阵淫靡的低鸣。
Kevin也一阵又一阵地喘着粗气,他身体稍稍往前倾斜,把放在Ana秀发上的手埋进那深邃的海沟里,慢慢地摸索到一颗小肉球。小肉球慢慢变硬,硬的好像他胯下的那根肉虫。肉虫在朱红的肉唇中不停进出,撞击着拉丁姑娘的喉咙,又带出混合着口水和爱液的汁水。汁水顺着Ana精致的下巴流下来,流到透着香汗的脖颈上,流进那深深的海沟里。在沿途散发出偷魂摄魄的气味,渐渐地弥漫到整个办公室。
窗式空调嗡嗡地转着,似乎也随着这气氛越来越快了。然而屋内的两个人却觉得越来越燥热。
姑娘的一个手撑住那进出的肉虫,另一只手自发地按到了隔着丝袜的蕾丝内裤上,内裤上潮湿的痕迹慢慢扩大,透过了薄薄地丝袜,流到了纤纤玉指上。这手指仿佛得到了鼓励,便更加急迫的挤压,揉搓着。
终于太阳坠到了更低的位置,让他的光芒能够直接射进这仓库中的小屋,那一道红润的光直直地照在男人的脸上。
男人似乎察觉到了日头的余晖,微微睁开享受的眼缝,便被这红光刺到,身体不禁一阵颤动,一股积攒已久的洪流顺着一次猛烈的撞击,从深深闯进女人喉咙的肉棒顶端喷薄而出。直接就钻进女人的胃里。
女人被这期待已久的冲击呛得不行,眼窝中挤出更多的泪水,随后挣扎着从撑的慢慢的喉咙中挤出几声咳嗽。而自己的喉咙却感觉一股热热的能量,窜进了自己的食道,自己的胃,自己的心自己的全身。又幻化成一股更大的能量,从自己的两腿中间的蜜穴里窜了出来,喷洒在挡在洞口的蕾丝上。
短暂的几分钟,仿佛世界静止了一下,慢慢的,Ana的小嘴又开始移动,吸允,舔舐那根已经软了不少的肉虫。
Kevin从Ana的口中抽出肉棒。塞进牛仔裤中。拉开旁边的抽屉,拿出中午剩下的半根雪茄,吞云吐雾了起来。
烟雾中,这个小巧精致的女孩有条不紊地收拾自己的妆容,整理自己的服装。又不经意用秋水般的眼神与烟云后面的Kevin默默交流,含着爱意。
纵情地快感随着太阳的消失也慢慢消失了,当深蓝地夜色降临到这片火热的土地,Kevin的头脑也似这清澈的夜空般清醒。
整理好明天要处理的货单。Kevin摁下按钮,关上仓库门。开车离开了这个位于T县和D县中间的仓库,驶上通往D县的高速路。
不同于天朝的行政等级,灯塔国这里,县,也有译成郡,是州政府一下最高级别的行政区域。D县是F州最繁华的地区,人称拉丁美洲的首都。


Kevin的老板是早先闯南美的老华侨,几个大的仓库都设在D县周围。大批的物美价廉的商品从天朝走大船来到这里,再分小船运到各个南美国家。
不过十多分钟,高速路两边的灌木被高大的路灯替代,路边后面依稀开始出现海洋的深邃。海洋的远处,一条堂皇富丽的大船慢慢驶向更深的夜色中。
大船的二层,酒足饭饱的客人们熙熙攘攘,荷官们娴熟地发着扑克,老虎机叮叮的响声此起彼伏。
娜娜握着一瓶Corona斜倚在一张牌桌前,她小口抿着这浸着青柠的清爽滋味,一边时不时地下两枚筹码博一下运气,一边用迷人的眼睛打量着赌桌上来来往往的男人女人。
不多时,一个身材不高却很是结实的老头发现了这个透着异域风情的亚洲女孩。踩着黑色高跟鞋的腿,一条搭在另一条上,迷人的臀部曲线被一条亮黑色的包身裙子裹住。结实丰满的胸部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更加诱人,一条珍珠项链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光彩,让这美景锦上添花。女孩脸上擦着淡粉,长长的睫毛下面一双勾人的眼睛时不时地打量四周。
老头是这个风月场上的老手了,从娜娜的眼神举止中,他就知道了娜娜的意图。老头拽了拽身边的一个正在下注的妇人,示意她看看娜娜。这个妇人是老头的夫人。夫人的脸上虽图了均匀的脂粉也难以掩盖那些细细的年龄的纹路。一身礼服包裹着她虽有变型却丰韵犹存的身体,唇色,礼服,高跟鞋以及首饰都是颜色般配的红色。她顺着丈夫的眼神看过去,也对娜娜很有眼缘。于是打完手中这一轮,夫妇二人便拿上筹码,坐到了娜娜所在的牌桌上。
娜娜也注意到了这一对夫妇,几轮牌过后,她和夫妇二人已经从眼神交流中读出了彼此的想法。又一轮牌闭,夫人起身下了牌桌,将剩下的两枚筹码压在娜娜的赌注里。顺便把一张门卡塞进她的小手包,然后径直走向电梯去了。又两轮牌过,老头和娜娜默契的一前一后下了牌桌。先后走进了电梯。
老头的套房在一层,电梯门一开一合,不过十秒不到的时间。短短的十秒钟内,娜娜感觉丁字裤里被塞进了一个硬币一样的东西。默默用手拿出来,藏在手中一看,果然是一枚500美金的筹码。娜娜轻轻地瞟着身边的老头,递过去一个开心的神色,老头则轻声地凑到她耳边,小声地低语道  “Otra mañanar! (明早另一个)”

未完待续